拉日·甲央尼玛:尼泊尔美术对西藏佛教艺术的影响

时间:2016年10月20日信息来源:美术圈 【字体:

拉日·甲央尼玛:尼泊尔美术对西藏佛教艺术的影响

拉日·甲央尼玛

  青藏高原上恢弘的寺院建筑、金、银、铜制的精美佛像,色彩艳丽的唐卡,这些带着神秘色彩的西藏藏传佛教艺术,都与喜马拉雅背面的一个小国尼泊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近千年的西藏佛教艺术缘起,发展中都产生过及其主要的影响 ,其实尼泊尔的主体艺术都由本地的尼瓦尔族人创造,所以尼泊尔艺术主要指尼瓦尔艺术。本文暂用尼泊尔艺术一词。

  主题词;尼泊尔 西藏佛教艺术 影响

  尼泊尔位于南亚次大陆北部,地处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脉的中断南麓,由近六十个民族组成,主要信仰有佛教、印度教、伊斯兰教、耆那教等,是个由多民族多宗教信仰构成的神秘的艺术宗教王国。

  佛教在尼泊尔有着悠久的历史。 公元前6世纪,释迦摩尼诞生于尼泊尔南部的蓝比尼。约公元前250年印度孔雀王来到蓝比尼瞻仰佛教,并且建了礼佛石柱,佛教及佛教艺术由此传入尼泊尔。虽然佛教在尼泊尔一直很盛行,但是尼泊尔的统治阶层大多来自印度,或者有曾在印度学习的经历,所以印度教受到推崇,佛教受到压制。公元8世纪藏传佛教密宗在尼泊尔得到发展。公元14世纪后马拉王朝的统治者开始把印度教的种姓制度和仪规强加给佛教徒。尽管受到了严重压制,佛教在尼泊尔还是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尼泊尔成了佛教和印度教共荣的宗教王国。加德满都是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王宫广场是尼泊尔古老寺庙最集中的地方,有大小寺庙二十余座。印度教神庙、神祇雕塑、佛教寺庙、宝塔、王宫构成了尼泊尔举国充满独特寺庙风格的标志。

  寺庙或神庙是尼泊尔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勤劳智慧的结晶。是包括雕塑雕刻艺术, 绘画彩绘艺术等艺术形式综合呈现的宗教场所,是遗产丰富的综合艺术博物馆。中国西藏与尼泊尔仅喜马拉雅一山之隔。由于历史上西藏与尼泊尔就有深厚的历史宗教渊源关系所以西藏藏传佛教艺术不同程度上受到了鲜明的尼泊尔艺术的影响。

  西藏与尼泊尔的交往从远古就开始了。西藏与尼泊尔之间有1400多公里长的国界边界线有20多个作为通道的山口,尼泊尔过去为西藏提供当地和印度出产的谷物食品,西藏则为其提供食盐、毛织品、山羊绒等产品。尼泊尔学者 道尔巴哈杜尔 比斯塔指出:“在十九世纪以前,以西藏和印度相比,尼泊尔与前者在文化上有更大的共同性;在经济上有更多的利害关系。”佛教在西藏的发展与尼泊尔也有十分密切的关系。公元639年,尼泊尔国王鸯输伐摩将女儿赤尊公主嫁给松赞干布,据《西藏王统记》记载,赤尊公主进藏时带入了大乘佛法和佛像,松赞干布为其带来的释迦摩尼八岁等身像建造了大昭寺。朗达玛灭佛之后依然有很多西藏僧人到尼泊尔求学佛法。藏传佛教噶举派创始人玛尔巴曾经赴尼游学三年, 米拉日巴也曾经在尼泊尔学习佛学经典。尼泊尔学者认为,公元十一世纪西藏不断迎请印度高僧到西藏讲法,西藏学者去印度求经,往往会在尼泊尔呆一段时间以便适应印度平原的炎热气候并学习梵文语法入门。所以各路学者都会在加德满都谷地邂逅因此这个地方也成了尼泊尔印度西藏学者相会的中心。

  一、尼泊尔建筑雕塑对西藏宗教建筑及雕塑的影响

  在西藏出现最早的佛教建筑之前,古代尼泊尔就已经有了非常伟大的建筑成就。唐代出使南亚的官员李义表和王玄策在去印度途中路过尼泊尔时参观了著名的斯瓦扬布佛塔。王玄策还在他的记述中赞叹“凯拉什库特”可容纳万人的七层高的大厦,这便是加德满都谷地典型的塔式建筑。尼泊尔建筑注重用雕刻木材装饰门廊、窗户,大型建筑的屋顶和部分墙面还用到镏金铜板装饰。松赞干布为八岁等身释迦摩尼佛修建大昭寺时,赤尊公主进藏带有不少泥塑与雕刻匠人和建筑工人,大昭寺的四方厌胜殿,释慧灯殿等都出自尼泊尔工匠之手。按照传统说法桑耶寺建筑风格综合了藏汉印建筑手法,主殿下层为藏式石砌中层为汉式砖构上层为印式木构。因为这一建筑可能是尼泊尔工匠所修,故其金顶也被认为是尼泊尔风格的。另外尼泊尔对西藏建筑甚至中国宗教建筑都有重要的贡献,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就是阿尼哥。他出生于加德满都谷地的帕坦,是释迦族后裔出身皇族,帕坦又是艺术建筑手工艺人,人才集聚之地。 十七岁阿尼哥就进藏为忽必烈命八思巴修建萨迦寺及一座金塔而自荐担当首领。并被八思巴推荐给忽必烈,后来阿尼哥在中国生活了40多年,他修建的北京妙应寺白塔和五台山白塔,以及可能参与设计制作的居庸关五方佛雕塑,一直留存到今天。这也说明西藏及中原的佛教建筑,寺院和佛塔的修建受到尼泊尔影响非常深远。

  二、尼泊尔绘画艺术对藏传佛教艺术的影响

  佛教寺庙的壁画及唐卡,他们的表现方式及题材内容基本一致。都以佛教人物故事为主,壁画绘于墙体而唐卡绘在布面。佛教也正是在吐蕃时期分别从唐朝、印度、尼泊尔、于阗等地和国家相继传入。这正如杜齐先生所言;“佛教传入西藏并非是一个教义体系,还伴随着一个高度发展了的艺术,该艺术的任务是利用视界形象传播与教义相同的内容。”所以佛教美术也就成了吐蕃王朝时期美术发展的主流。但是由于各种历史原因,尤其是末代赞普朗达玛的灭佛,使吐蕃时期佛教美术几近绝迹。特别是绘画,遗留下来的就更为稀少。自松赞干布从中原迎请十二岁释迦摩尼等身像及从尼泊尔迎请八岁等身像,随从两位公主来的还有众多工匠和艺人,所以在修建大昭寺各寺院时,当时的寺院都绘有精美绝伦的壁画。但如今遗留下来的大概只有大昭寺中心佛殿二层东北隅的壁画了。传为松赞干布自修室的小门两侧和此室内部的壁画。史料记载大昭寺建绘有外域工匠直接参与。此寺壁画风格十分独特,以画风来判断极有可能是出自尼泊尔和印度工匠之手。这种构图也直接影响到了后来的夏鲁寺及扎塘寺的壁画。

  同样唐卡的出现也与佛教传入的时间应该是一致的,但由于遗留下来的早期吐蕃时期的作品实在太匮乏,从现存的一些壁画帛画分析也应该受到过尼泊尔、印度、克什米尔、中原的影响。西藏比较成熟的唐卡风格是在后弘期出现的。古格兴佛迎请了多位佛学大师,特别是阿底峡大师的到来使阿里成为了当时的佛教中心。来自尼泊尔印度克什米尔各地的僧人信众画师工匠云集于此,西藏的佛教美术也在彼时彼处重放光芒了。公元十四世纪以来,以尼瓦尔人为主体的尼泊尔艺术达到了历史空前的高度,让西藏腹地的画师们为之倾倒。波罗王朝的灭亡使西藏和尼泊尔成了佛教生存和发展下去的最好地域。尼泊尔的工匠和画师们也频繁地往来于尼泊尔和西藏各地之间。阿尼哥正是其中被记载史料为中国美术史和西藏美术史发展下重要的艺术家之一。相传阿尼哥绘制的绿度母及这种绘制风格就曾在西藏流行了近两三个世纪,也为后来勉唐派钦鲁派和后来的噶玛嘎智派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结语

  西藏佛教绘画艺术也尼泊尔佛教绘画艺术是同宗同源的,但发展到现在,由于历史及民族宗教心理的差异或者一些其他的原因吧,现在的绘画风格上有了许多不同。

  西藏佛教绘画艺术一直严格遵循着度量经的描述,以严谨,虔诚的宗教情操一丝不苟的延续着古人的脚步坚定的前行着。

  尼泊尔自身的佛教造像艺术也在不断发展,他们活跃的思维不断创新,进入新世纪以来,西方近现代美术深刻的影响着尼泊尔的造像风格,光的明暗,空间的透视,人物的立体表现都渐渐融入到古老的艺术画风中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惊艳,他们的作品也正被世界著名博物馆收藏,也成为艺术爱好者争相收藏的艺术品。

(责任编辑:文婷)
文章热词: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美术圈的立场,也不代表美术圈的价值判断。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